巴西机长希望留在武汉,中国航空公司开出高薪

“我在巴西的朋友听说‘武汉,每天不一样’,以为这只是一个口号。但当他们真的来到武汉,才发现这是事实!”昨日,在武汉天地的一家星巴克,记者向东航武汉公司巴西籍机长朱立安问起他对武汉的印象时,他大笑着说出了这个段子。他还补充道,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武汉,那就是“快”!

时间:2018-05-26 14:11来源:中国航空网 作者:中国航空 点击:次 曝光台 注意防骗 网曝天猫店富美金盛家居专营店坑蒙拐骗欺诈消费者

加拿大机长Jone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成为春秋航空有限公司(Spring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春秋航空”)一名飞行员之前,已在加拿大航空公司飞行了15年,他还曾在加拿大空军和AIRNOVA航空公司服役过,是一个拥有30多年飞龄的老机长,同时拥有波音和空客机型的飞行执照,是春秋航空引进的成熟机长之一。像Jone这样的“洋机长”已不是个例,他们正在成为中国民航一支特有的“外援”队伍。

目前,东航武汉公司共有六名外籍飞行员,他们主要执飞国际航班。

中国航空业目前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大量新飞机的引进,新航线的开辟以及井喷的出行需求,使得飞行员短缺的问题日益突出。为此,中国的航空公司近年来在世界各地不遗余力地招募外籍机长,开出的薪酬甚至让中东的航空公司都望尘莫及。

中国民航加速发展 “多国部队”来支援

在武汉体验迟来的快意时光

48岁的道格拉斯就是东航去年5月通过猎头从巴西新招的机长,在反复比较了欧洲、美国和中东的航空公司之后,他毫不犹豫选择来上海工作。“这里的报酬比美国好,比欧洲好,比阿联酋航空好,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好,就机长而言,这是全世界收入最高的地方了。收入固然重要,但不是全部,你还要看工作环境,公司的设备,东航是大公司,这里整个环境,氛围都非常棒。”

外籍飞行员来华打工,可以追溯到2002年,海航通过国际航空中介引进了两名来自爱尔兰和澳洲的外籍机长。自此,国内航空公司开始规模化招收外籍飞行员。也正是这几年,中国民航发展速度加快,机场建设加速,航空公司引进新飞机的频率加快。并随着民营航空公司的加速发展,国内飞行员储备更显不足。

朱立安今年56岁。“选择来中国、来武汉,绝对是我人生中难得的一段快意时光!”他说,这是他切身体验后的有感而发。

在挖外籍机长这件事上,低成本航空出手也是一点不手软。春秋航空英国籍机长戴维.沃克尔十分实诚地打开手机里的计算器给我们算了他的年收入。“我以前的年薪是税前11万8千英镑,大约110万人民币左右,现在在这里的年薪是22万8千美元,这可是税后的哦,所以钞票是比以前多多了。”

引入“外援”,航空公司自然是看中了这其中的好处,比如缩短了飞行员的培养过程,节省了巨额的训练费用,“洋机长”的到来也给企业输入了新鲜血液……按照我国民航现有的飞行员培养机制,培养一名合格的机长,少则七八年,多则10年;航空公司间互相“挖角”会造成较多矛盾,动辄需要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转会费”。而国际市场上机长储量丰富,引进外籍机长不失为一种解决燃眉之急的方法,在省去高额培训经费的同时,还“来之能战”。

进入东航武汉公司之前,朱立安和另外三名巴西籍飞行员曾在多家航空公司工作过,但武汉是他们最满意的地方。“如果可以选择,没人愿意过那种朝不保夕的生活。”朱立安说,他数次遇到公司经营状况不好甚至快要倒闭的状况,他只好另谋出路。

当然,上海日新月异的发展以及高歌猛进的中国航空市场也是吸引沃克尔不远万里来中国开飞机的原因。现在,他在上海的小日子过得非常滋润,还养了三条狗。“毫无疑问,我会一直在这里干下去!”

拥有中国民航三分之一飞行总量的华东地区,是外籍飞行员打工密集地。记者从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了解到,目前,华东地区外籍飞行员共有191名,来自27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外籍飞行员的队伍更像一个“多国部队”。除了传统飞行员输出较多的美国、巴西、加拿大之外,还有来自厄瓜多尔、哥斯达黎加、津巴布韦、格鲁吉亚等地的飞行员,其中来自委内瑞拉的外籍飞行员就达15人之多。

聊起自己的经历,朱立安回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巴西经济进入“全盛时期”。10岁起,他就跟着两个哥哥在航空俱乐部学飞行,哥哥在前面开,他坐在后面看,很快学会了开飞机。成年后,他顺理成章做了飞行员。

2009年,春秋航空开始招聘外籍飞行员,目前已经有来自26个国家的119名外籍机长。近三年,每年引进的外籍机长都在25人左右。

记者发现,雇佣外籍飞行员较多的主要是货运航空公司,譬如扬子江快运航空公司有65名外籍飞行员,占到飞行员总人数的一半以上;而长城航空98%以上都是外籍飞行员。由于货航是使用外籍飞行员的主要力量,所以这些“洋机长”所飞机型主要也以波音747、FMD-11居多。不过随着机队的扩张,旅客量和航班量的增长,吉祥航空和春秋航空等民营客运航空公司也正在加紧招收“洋机长”。

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包括巴西在内的拉美国家普遍经济衰退。“我服务的航空公司经营状况一年不如一年,薪水越来越低,我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朱立安想要改变,曾拿出全部积蓄投资做生意,但很快就赔光了。

春秋航空人力资源部招聘处经理肖飞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2009年当他们开始招外籍机长的时候,市场上的月薪只有税后1万3到1万4美金,到了13年左右有一个小的增幅,大概到1万6。“但是到了近三年,这个增幅就会比较大,超过了2万,甚至最高超过2万6、2万7的,而开出这一价位的多数是地处西部的航空公司。”

“洋机长”中国打工融入团队是难题

那之后,他发现身边的“Made in China”产品越来越多,品类越来越丰富。一次,他参观朋友的新房,发现地板也是中国制造。朱立安隐约感到,万里之外的中国,应该有很多机会。

东方航空现有外籍机长79名,来自15个国家。虽然新飞行员的不断补充,使得机长的缺口在逐步缩小,但外籍机长的招聘难度却在加大。东航飞行部外籍飞行员管理部总经理范海翔为此急得白头发都越来越多,还曾经因为招飞行员而失眠。“以前是个别地方缺,现在是全球都在缺!”

43岁的法国人Eddy和Jone一样,对在中国、在春秋航空的工作生活很满意,但是对由于文化差异、语言沟通等导致的同事间私人沟通较少还是颇有遗憾。

朱立安有很多飞行员朋友,其中不少在亚洲工作。2012年,几经对比,他选择来到中国、来到武汉。“我喜欢生活气息浓的城市。”他说。

范海翔说,其实现在招外籍机长最大的竞争压力在国内。“中国给出来的工资待遇已经超出国际上的标准了。很多公司,我们的同行也跟我讲,叫我尽量把价格控制住。”

融入团队始终是外籍飞行员在中国打工的一个难点。不过,据记者了解,中国航空企业做了很多努力,欢迎外籍飞行人员充实飞行队伍。譬如很多航空公司非常重视外籍飞行员的待遇和权益,扬子江快运会制度化执行外籍飞行员的休假。而东航子公司上航也很明确地将每月飞行时数、休息天数写入合同中。

东航武汉公司外籍飞行员办公室主任许晓临介绍,由于从业门槛的区别,洋机长们大多有着两三次跳槽经历。特别是全球金融风暴时,不少国外航空公司倒闭,他们有的还遭遇过公司破产的窘境。相比之下,迅速发展的中国民航,能提供更加稳定、更有保障的工作环境。“加上住房补贴、免费机票等,我们每个月的薪水基本上是在巴西的三倍多。”巴西籍飞行员马西奥说,他们非常珍惜在武汉的这份人生经历。这里的人充满工作热情,企业朝气蓬勃,让他们十分满意。

据介绍,目前在中国,窄体客机的外籍机长最难招,收入也更可观。东航已明确表示,目前不招宽体机的外籍机长。“现在最难招的是737,我们现在东航最缺的也是737的飞行员。如果我要招737的飞行员,737飞行员如果实在没有的话,他如果是飞757的机长,那我们就可以把他转过来,转的话我们要付出一点训练上的成本。”

为了培养外籍飞行员的团队意识,不少航企内部加强了与外籍飞行员的沟通和交流,灌输中国企业的文化理念,关心帮助他们解决工作生活中的困难和障碍。不少航空公司都做得很好,其中,上货航不仅努力提高公司各管理层英语能力,还根据外籍飞行员的特点,侧重手册管理,完善手册翻译工作,尽量解决因预演结构不同而产生歧义和误解。同时,还提拔“洋机长”进入管理层,启用一些思想上、技术上、工作上都出色的外籍飞行员作为机队的管理干部。

图片 1

波音公司预计,未来20年中国大陆航空公司将购买7千架商用飞机,因此将需要11万名新飞行员。外籍机长的招募可谓任重道远。

“入门”把关难度大 中介资质要求高

图:朱立安闲暇时喜欢在街头漫步

春秋航空人力资源部招聘处经理肖飞表示,因为民航局对于引进飞机有一个技术人员的要求,就是人机比的要求,在飞行员这一块航空公司要讲究人力的储备,这样的话到引进飞机的时候人机比才能够符合局方引进飞机的要求,否则的话会影响一个公司的机队发展。来源:看看新闻网

Jone告诉记者,年轻的时候曾来中国旅行,交通非常不便;可是如今能到中国的航空公司做飞行员,由此可以看出中国民航的发展速度之快。他能感受到的中国民航运行体制是非常完善的,与之前工作过的公司管理、运行方式都很相似。每次飞行时他觉得与运行签派部门、抵站装卸货的地勤等沟通也都很顺畅。但是他也有些困惑,比如对空中管制方式的不习惯,国内运行环境不够了解等。

建筑爱好者惊叹“武汉速度”

中国航空网 www.aero.cn航空翻译 www.aviation.cn本文链接地址:飞行员短缺日益突出 中国航空公司开出高薪在世界各地招募外籍机长

而Jone的困惑也较为普遍。据华东局外航管理处处长唐焕光介绍,有相当数量的外籍飞行员对我国民航规章制度不甚了解、运行环境不太适应;同时,外籍飞行员流动性大、技术养成和飞行作风也与国内飞行员有差异。因此,引入外援的第一道门槛显得相当重要。

“看到武汉街头的‘Wuhan,Different Everyday!’,我刚开始还以为是产品广告。后来发现,这是一句宣传口号,十分贴切。”谈起对武汉的印象,朱立安说。

能引来什么样的飞行员,中介机构的资质直接影响这一结果。目前,在国内航空公司招聘外籍飞行员方面通常采用中介引入的方式,较少是航空公司自己直接出面招聘。

在东航武汉公司,不少员工听过这样一个段子:朱立安进入公司不久,有一次出差一周多后回汉,推开窗户发现,长江对岸一片工地上,一栋在建楼房长出老高,自己所住的武汉天地周边空地上也冒出了不少房子。他非常惊讶,专门跑到工地去看个究竟。

中介机构要做好每一个外籍飞行员来华前的“把关”工作,包括详细调查这些飞行员是否持有其所属国家民用航空主管部门颁发的有效飞行执照和体格检查合格证,是否在外国航空公司有3年以上服务经验和拥有3000小时的飞行经历,是否具有以汉语或者英语进行陆空和机组之间通话的能力,有没有因个人失职而造成飞行事故的记录,有没有犯罪记录等。如果直接担任机长,标准还要相应提高。

原来,朱立安是一名建筑爱好者,在巴西时经常帮亲戚朋友建房子。当地一栋高楼建10年才完工很正常,武汉的建房速度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日常管理中摸索 主管部门开“药方”

从那之后,他有了一个新爱好:逛工地。休息时,他经常蹲在工地看施工,从打地基开始,直到房子封顶。汉口江滩沿线不少高楼,就是在他惊奇的目光中一天天长高的。道路、绿化、地铁等,建设速度也是一样的快。他来武汉时,天河机场T3航站楼等工程刚刚开建,如今已经投入使用,让他觉得难以置信。

民航局近年来在外籍飞行员管理方面其实已出台不少规定,外籍飞行员来华参加飞行基本都是依据这些规定来操作。但航空公司日常管理中势必要碰到一些问题,有航空公司飞行部的人员告诉记者:“中国人集体意识、奉献精神很强,单位需要加班或者占用休假很正常,而老外就比较难,经常会出现外籍飞行员因值勤时间、飞行时间或休息时间等问题而拒绝飞行的现象。”像这类问题还有不少。

朱立安来自一个大家族,在汉期间,他经常跟巴西的亲朋打电话或视频聊天。他总是告诉他们:以前他只知道中国发展速度快,现在才发现是惊人的快;而要感受这种快,只能亲自来中国、来武汉!

为此,尽快熟悉中国民航的运行特点,是外籍飞行员面临的当务之急。一些航空公司除了为新招聘的飞行员安排40小时的新雇员课程外,还有符合中国民航特点的规章简介课程。上货航方面表示,每年复训前地面理论课程安排近40个小时,目的就是为了让外籍飞行员实习掌握中国民航规章。同时利用模拟机训练,设立一些特殊科目,提高外籍机长与中方副驾驶搭配飞行时上手纠偏能力。此外,一些航空公司会安排副驾驶与外籍机长固定搭配,挑选经历时间、飞行技术以及英语口语较好的人员陪飞,并相对固定航线,这样不仅适当减轻了飞行难度,也提高了安全裕度。

作为飞行员,在空中更能全面感受这种发展速度。朱立安说:“特别是黄昏时刻,飞机即将抵达机场时,下面的城市灯火璀璨,道路纵横,绵延数十公里,太令人惊叹了!”

尽管现有的管理经验已有不少,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还是就外籍飞行员在飞机运行中暴露出的运营安全和技术问题进行了分析,并将这些作为今后监管的重点。华东局认为,培训不到位、公司手册和SOP执行不到位等问题还存在,各航空运营单位一定要落实安全主体责任,建立和健全外籍飞行员的“准入制度”;要根据外籍飞行员的特点制定训练提纲,尽快使他们熟悉中国民航的规章、要求和运行环境;各监管局要深化对外籍飞行员安全管理的持续监督检查,保证飞行运行的安全、顺畅。

微信和摩拜给他带来新乐趣

抓住了“病根”后,华东局出台了“药方”,从拟雇佣外籍飞行员阶段开始,对招收的外籍飞行员的职业素养,模拟机训练检查,取照、培训,奖惩政策均作出详细指示。此外,还要求航空公司要努力为外籍飞行员创造良好的工作环境。同时,要将单纯的雇佣关系转变成一种和谐的团队意识,加强与外籍飞行员的沟通和交流,解决他们的合理诉求,培养他们的主人翁意识,使其真正融入到中国民航的大家庭中,自觉履行安全责任。

“你看,这是我给他们发的红包,还有转账。我们都用这个!”朱利安打开手机,加了记者的微信后,将他的跨国家族群中的信息秀给记者看。

在武汉,朱立安早已习惯微信付款消费。在他的推介下,远在巴西的亲朋好友也都用上了这种“中国新四大发明”。用微信转账、发红包,贴些好笑的中国段子,总能引来满屏笑脸。

朱立安还下载了摩拜App。闲暇时,他和家人都喜欢在江滩骑车,看市民放风筝、打太极拳、跳广场舞,觉得特别有生活气息。

许晓临介绍,在公司,外籍飞行员的餐食与国内飞行员相同,并没有特别“开小灶”。起初,朱立安等巴西籍飞行员接受不了武汉菜肴的“重口味”,甚至闻到味道都受不了。如今,他们都不再排斥武汉美食,执飞早班机前常常会吃上一碗热干面。

2013年,朱立安把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儿子都接到了身边。武汉丰富的游乐设施和游乐项目,让两个小家伙高兴坏了。他们居住的地方,能吃到各地美食,而他们十分喜爱洪山菜薹、番茄炒蛋、红烧武昌鱼等武汉菜。来中国前,他们都不能吃辣,现在则可以接受微辣了。

朱立安一家对武汉良好的治安状况十分满意,觉得在这里生活特别踏实。“我们想一直待在武汉,能待多久待多久。但拿武汉‘绿卡’太难了,比拿美国绿卡难得多!”朱立安说。

本文由必赢56net在线登录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巴西机长希望留在武汉,中国航空公司开出高薪

相关阅读